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名茗乡安溪铁观音 铁观音 安溪铁观音 茶叶 铁观音的功效 铁观音价格 
自嘲是“花瓶院长” 谈“骑车误读” 说退休打算
发表评论 来源: 编辑:mmxteashop 日期:2012-06-21

  人艺的演员何冰曾在后台走错了门:“第一化妆间?这是濮哥坐的地儿啊!”尽管这些年濮存昕每每挑战甘当绿叶,自嘲是“花瓶院长”、“代表不了人艺的最高水平”,但如果问谁是人艺璀璨阵容中的男一号?恐怕所有人的答案都还是一个——濮存昕。

  人物会被误读

  记者:作为整个人艺的哥,您自己给“濮哥”打几分?

  濮存昕:算合格吧,顶梁柱谈不上,起码起的还是好作用。年轻演员如果有情绪了,一看濮哥在那儿没说话,他也能踏实进步;有人排练迟到,看见濮哥早早来对戏了,他也能觉得不好意思,下次就改正了。

  记者:听着怎么有点“别迷恋哥,哥其实不是传说”的意思?

  濮存昕:有时人物会被误读,比如我骑自行车这事,和宣传低碳也没关系,纯是因为近,开车反而堵、找地方停车也麻烦。我今儿去郊区滑雪去,要是不开车别说排练,散戏了也到不了。

  而且我希望大家别迷恋哪个明星,迷恋的是戏剧艺术。我希望将来不是只有明星才有票房,也许这个演员虽然电视剧没拍过,但是观众会愿意看他的戏。就拿《喜剧的忧伤》来说,外请的陈道明效果这么好,咱人艺的演员你能比道明演的好,甭管你多没名气,我就用你演。当然是你得有这金刚钻。

  记者:那不说怎么当濮哥了,您打算怎么当好濮老师?

  濮存昕:按成才规律,我愿意拿出四年来带一个班,当然这不是我一人说了算。但如果能行,希望可以像我父亲那样。宋丹丹曾说:“苏民老师不算最好的演员,但是苏民老师给我最大的教益,是让我尊重知识,让我钦佩知识,哪怕他处理班上最琐碎的事情,他的做法和没有知识气质的老师是完全不同的,他心里面没有个人,但他的专业影响别人。”这句话,也送给未来的濮老师勉之吧!

  记者:那您没想过给自己找个人重点培养一下?

  濮存昕:社会也是有基因的,都是从零开始组合的,如同找对象一定不能近亲,找人也一定是错误的。这茬庄稼失败就失败了,没关系,再转年,从春天开始,重新来。都靠化肥,土壤就板结了。

  记者:看来这些年做公益也影响了您……

  濮存昕:解说《自然》时,有一句词是我自己加的:尊重类的自然,自然根本不是为了人类设置的。今年是2012,没必要恐慌,但我觉得起码我们要开始想这个事儿,建立这种:人类的兴衰是必然的,而且其实已经衰了,想多活两年?那就千万别再打肿脸充胖子一定要政绩了。

  不当长子,也不是败家子

  “这天又冷又干,来点铁怎么样?”濮存昕起身烧水,胳膊一支,居然在椅子上撑起了标准的双杠体操动作。“我明年就六十了,年轻演员到我这岁数,能有几个有我这好身体的?到现在,每周必有两场滑雪或者网球,跑步基本天天不间断。”他站起来,引发旁边的桌子晃了一下,掉下来一个信封,落款来自兄弟单位,抬头是人艺的地址,收信人:濮哥。

  “熟人都叫习惯了,这么写也肯定不会送错了,剧院都认识我啊!”大概是从1990年代起,濮存昕的官称就是濮哥,从七十多岁的大导,到二十多岁的小孩儿都这么叫。“老人家那是叫着玩,就像鲁迅小时候父母也叫他迅哥一样。至于年轻人,这么叫我愿意,我总觉着自己还不老。”如今每次兵团战友,不少人带着孙子“叫濮爷爷”,总能让濮存昕郁闷一阵子,“不过人是得面对现实啊。前两天我姑娘订婚了,我对女婿说咱先别改口,不是不认女婿,是一改口我不舒服,咱是哥们儿,多好啊!”

  铁观音知识身为人艺之哥,在剧院地位和责任又举足轻重,偏偏演的角色从周萍到觉新,又都是大家庭中的长子,加上其人艺子弟身份,不少人管他叫人艺长子,“我知道您捧我,不过快别,就跟当年那师奶杀手似的,我不配。”濮存昕摇摇头,“有一次天野老师接受采访,一开口也是‘以濮存昕为代表的人艺演员’,叔儿啊,怎么您也吓我啊,别人不了解我您还不知道我吗,我从小就有个词:求冠居亚。”

  在办公室的一面墙上,是由濮存昕自己手书的“已得其所、”八个大字,“我56岁的生日感言。小时候咱小儿,能复健到现在,我很知足了,没想过当人尖儿,也从来不是人尖儿。还长子呢,老前辈们当时展望人艺的年轻演员里头,根本没我的份儿。”全院都叫濮哥,唯一管他叫小濮儿的,是小他八岁、却是师姐的宋丹丹,排《白鹿原》时,丹丹姐在食堂喝着小酒鼓励年轻后辈,毫不客气当了揭老底战斗队,“当初小濮儿演戏多蹩脚啊,他就不是个演员的料!”

  濮存昕还记得他在人艺的第一部戏,“丹丹没说错,那时蹩脚得想钻地缝,觉得给我爸。”那是1986年,他从空政转业到人艺,演第一个戏《秦皇父子》,偏偏老院长曹禺带着二十多个老同志坐在。老院长看完蹩脚的公子扶苏,没说一句好话:“台词听不清,是我耳朵不好吗?我认为不是,人艺的演员不会说台词了?!”等院长都说完了,他跑到导演面前让提提意见,导演提不出来,因为演的全不成,哪儿都有问题。

  “别演戏,演人!别拼命地全是动作,得先对人有体会,有感觉才行;说台词,别说词,说意思,再扩大一点就对了;生活中谁都会说话,如何、如何吵架人人都会,上了台了你也能会……”濮存昕至今感念朱旭老爷子那带着东北味儿的碎嘴子一语点醒了他,“不行?我就慢慢来呗”,他戏称自己是“笨鸟也没先飞,那就使劲慢慢飞”。

  这只如今的领头雁,也将近退休年龄,或许在不远的未来,他的身份又多一个,和他父亲以前的一样——班主任濮老师。“等我退休了,演戏听组织安排,不演也没关系,您要是疼我就让我去带班,我把我这辈子所有表演的经验都留给人艺的下一代,听不听随你,教不教在我。至于这院长,我希望您现在就把我给下去。”即便不是长子,濮存昕面对老爷子们留下的这份家业时说:“起码不能在我们这代手里败了。你可以觉得人艺已经不是最好的时候了,但是我们没有散,我们还在往前,这在全国真的很难得。”

  “濮八字”下的机锋智慧

  一壶的工夫,无论是馥郁的香还是轻松的气氛,早已驱尽数年不遇的寒意。这不禁让人想起,人艺的演员何冰曾有句话:“跟濮哥到现在二十年了,我要是字像他写得一样好,一定也送他八个大字:一股春风,迎面扑来。”这有点挤对老大哥的意思——喜欢看书喜欢哲学的濮存昕,发表感想时总是引经据典,加法了得,故有不少“濮八字”体,比如刚才提到的“已得其所,”,还有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”、齐白石的画论“太真媚俗、太假欺世”等。

  “谁说都是八字?也有六个字的:学玩做悟舍了。”濮存昕晃晃手里的紫砂壶——他把自己的指南刻在了壶身上。不过六个字和八个字的也的确不同,就如同都喝到了自己肚子里,这六字箴言也是给自己看的。

  濮存昕最为著名的“八字”墨宝,底稿在他院长办公室的墙上高悬: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“哈哈,宝谈不上,礼算一件。”原来,去年莫斯科艺术剧院去年来演出,濮院正想送什么礼呢,碰巧就看见陶渊明这句话,“一方面赞颂了老大哥,要想懂斯坦尼的经典、请看莫艺;反过来,也是绵里藏针,您是老大哥,我们也是五千年文化,您对中国不了解也不要妄谈,别觉得我们不行。”

  濮存昕赶忙磨墨执笔、连夜送装裱,次日送给外宾。老大哥们拿着墨宝挺高兴,只是不知有没有看懂其中的双关;而为人艺乃至中国人挣了面子的濮院,没有洋洋得意,却又深入了时间哲学的沉思中——没有汉就没有魏晋,但如果没有人艺的土壤,演员濮存昕你这颗种子又能打哪儿冒出来呢?

  老爷子附体的“种子选手”

  “人子”的名词源自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理论,简言之:比如人物形象像个鹰,那么人物眼神就奔着鹰走。而近六十年前,那颗叫做濮存昕的种子,种在了原名濮思荀的人艺导演、演员苏民的家里时,也就注定了它得天独厚的养分。

  “我演戏有没有没招儿的时候?太多了,怎么办?想想老爷子们。”一方面有形象,另一方面有的情境感、人物动作的把握,角色的感觉自然上濮存昕的身。“《窝头会馆》古月,嬉笑怒骂的文丑,敲边鼓的劲头儿,那是偷师了黄洛叔叔;现在排《鸟人》,我演丁保罗,我的种子就是大导,别看他不是演员,但他偏执的状态,那种对别人不在乎的东西特别重视、把别人不当事的特别当事;演《风月》的李渔,想的是我们人艺的家属江伯伯,风流才子谈笑风生,眯缝着眼说人生的趣事比天大,什么皇上君王朝代,没那事,就是这杯黄酒这个螃蟹腿;演《万家灯火》的何老三,我得耍自己本不擅长的贫嘴,脑子想的是朱旭叔叔的阿Q,,兴致勃勃……”

  不过说起对自己影响最大的老爷子,当然莫过于自己的父亲。濮存昕的书画功底,都是从小父亲培养的童子功。“不光是我爸爸,还有他从三中到艺专都是同学、一起到人艺又是同事的蓝天野叔叔,除了教我画画,还有很多生活中的潜移默化。”这次直接受益的则是濮存昕主演的电影《鲁迅》,“我脑子里当时进入的就是老头儿在书桌前画格子、叠纸,把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样子,书桌就是他人生的舞台,方寸之间就是天地,咬文嚼字,为一个词藻拍案叫绝。”电影上映后不久,属虎的苏民老人八十大寿,“孩儿小新”用一幅书画并茂的“虎老雄风在”,作为对父亲的回报。

  这颗种子对这片土壤有怎样的情意?他记事那会儿首都剧场正盖着,盖起来五十年了。“五十年,没变过:午后走在楼道里,安静极了,一会儿出来个人,旁若无人地哼着歌,念着台词;过一会儿,一楼和三楼排练厅就激昂了,一阵阵琅琅的台词声;再等会儿,化妆室一股油彩的香味,然后就是食堂的饭菜香了,要是赶上涮羊肉你还得快走两步,要不没了,连大师傅调的小料都是一绝……”

  这里,就是濮存昕的家。不管未来在这个“家”中的角色如何,是继续演觉新、还是因年龄改扮高太爷、抑或华丽转身挑战从未尝试过的角色,可以肯定的是,濮存昕起码不会缺席。依然会在每个洒满阳光的午后,开着大吉普从滑雪场或球场赶来,或者骑着自行车甚至笃悠悠慢跑进剧院大门。因为,“这座建筑的每一个角落里,都有个小子在这玩,在这儿长大,而且久久不愿离去。”(据《消费导刊》报道)

名茗乡铁观音推荐专题

你可能还会关注的文章
  
促销活动
本栏热门
编辑推荐
网站留言 | 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名茗乡安溪铁观音产地直销
联系:QQ:56629953 (17330134) 旺旺:名茗乡 电话:0595-22255331 13960228667  闽ICP备1100660号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