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名茗乡安溪铁观音 铁观音 安溪铁观音 茶叶 铁观音的功效 铁观音价格 
当前位置 : 首页 > 铁观音茶 » 正文
“生态美”如何变为“百姓富”?
发表评论 来源: 编辑:mmxteashop 日期:2016-06-10

 园只减不增,用“生态差价”弥补“转型成本”

    “生态”到底有多重要?

2004年时陈敬敏在福建晋江市开了茶店,第二年就被当地工商局检测出超标而受罚1万元,差点因此而关门。“只有从生态上根本改观,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”几次改进品种仍不理想后,小陈对“生态”的概念渐渐有了直观和痛彻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生态茶”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呢?

不施禁用农药、尽量不打农药;但要做到不打药,就得植树,把整片茶园分割成小块,降低虫害发生率;分成小块后要保证质量,就得加强人工管护和施用有机肥;加强管护,还得有人专业操作……

“生态就是一环连着一环。”小陈还明白了,光想管住自家的茶园没用,生态茶园不连片,旁边的茶山闹虫,仍然会“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”。

2006年,安溪决定,从这一年起全县茶园不再新批,今后只减不增,现有的茶园逐年向生态茶园目标改进。小陈所在的龙涓乡最偏远,因发展茶叶晚、生态保持好,反倒成了包括小陈在内一批品牌茶企探索生态茶业之路的“宝地”。

 2008年,华祥苑、八马、中闽魏氏等一批知名茶企依照法国葡萄酒庄园模式,在龙涓兴建改造了数万亩“听着音乐生长”的生态茶园。羊粪豆渣入肥,梯壁种植黄花菜,茶山“头、腰、脚”遍植阔叶名贵树种,农药一律采用欧盟或日本指定专用的低毒生物农药。

“我们除了面积小点外,其他都一样。”同一年,小陈成立了茶叶合作社。去年还第一个将周边几个镇村的9个合作社组合为一个联合社,茶园总面积达到2800亩,涉及茶农总数超过800人,在全国开了10多个专营店。“这800多人各有分工,田间管护、购买农资、防治虫害、加工制作、运输营销。还申请了自己的品牌,而且卖出的每份茶,都有留底,保存半年,随时可追查。”

龙涓乡党委书记魏中南算了笔账:生态茶园一次投入要比普通茶园高4—5倍,而且产量只有原来的2/3。2013年,安溪中国茶都市场年总交易量为2.1万吨、22.5亿元,平均每斤茶叶价格55元。而小陈的“荣景”牌平均每斤则96元以上,“而且未来还有一块黄花菜、名贵树苗的收入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“生态差价”!

为了确保这种“生态差价”的优势地位,安溪在不断创新,在全国首个建立起了可追溯茶叶质量安全体系、首个推行农资归口专营管理、建立全国首个乌龙茶质量安全示范区、全国茶叶驰名商标达到6个……

“你用手机扫一下这个二维码,就能查到这盒茶全部信息。”制茶工艺大师刘金龙的举源茶叶合作社,是龙涓唯一的“国家级”,一扫完他们的“印象举源”,农残检测报告、采前检测报告、谁人除的草、何时打何种药、哪部车运营到何处……各种信息,一览无余。

据统计,近几年来,安溪茶园总面积保持在60万亩左右,其中生态茶园和出口基地茶园总面积达30万亩以上,茶产值百亿元以上,稳居全国县域第一。

种量只精不多,用“绝技差价”拉高“市场优势”

改种或改行,行不行?赵崇宏抓转型想的就是这“招”。

福田乡人口只有1.2万人,茶叶种了7000亩,相比龙涓、感德还不到零头。但福田却有着安溪唯一的省级自然保护区——云中山。从乡镇长到书记,赵崇宏至今干了8年,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。

2009年退茶工作开展到第三年,效果仍然不明显。这一年相邻地区的芦柑价格暴跌,赵崇宏却敏感地觉察到了某种机遇。“以往大面积种植迟早会引发生态和市场风险,这是前车之鉴,也正是福田退茶还果的机遇。”

 跌价声里,福田迎头而上种芦柑,但不搞大规模推广,而是顺着地形、绕着林带,东一块西一块,最大不过百来亩。“道理一样,生态隔离,免施药肥。”果然,福田这样种出的芦柑平均每斤价格至少高出其他地区0.5元,这下群众服了,5年间退了2000亩茶,其中1500亩改种芦柑。

    还想种,叫停,又是为啥?

 要的就是这种少而精。赵崇宏派副手沈金全当云中山植保站主任,专门负责野外金线莲、铁皮石斛种植研究。前者是医称的“北虫(草)南金”,后者入列“中国八大名草”。观此名号,便可见野生之难。偏偏云中山可生!

“地不南不北、山不高不矮、天不阴不晴、林全阔叶落叶、土必偏酸有机,森林郁闭度不高不低,只能在0.8……对,就是这么苛刻。要么就只能大棚种养,那品质和价格跟我们的差远了。”沈金全骄傲得底气十足,这种野外难寻的名药,经过他三年“调教”,居然已在全乡的6个村、云中山谷内培育出250亩。厦门农林生物工程公司用他们提供的原料制的产品,一斤最高3万元,是大棚产品的20倍。

人参就卖人参价。250亩也到此为止,不再增加。福田珍草合作社平均每户就1亩,但1亩年收入就达十几万元。

“这种生态带来的‘绝技差价’,搬也搬不走、学也学不去。这就是生态为我们带来的市场优势。”别瞧福田乡自有财政一年才680万元,但赵崇宏8年时间先后拒绝了五六个能带来税收过千万的工业项目。

 “一是县里从2009年起考核制度改了,根本不考核我们工业,考核的最高分项目是生态。二是生态要是毁了,本钱就没了,这种赔本生意我不干。”赵崇宏说。

赵崇宏算奇人吧,陈加友更绝。“业内不识陈加友,制茶不敢称高手。”陈加友做的不是茶,是茶机械。

为何说更绝?就说三件事:头一件,2013年佳友公司是福建唯一一个成功申报国家“十二五科技支撑规划”项目的茶机公司。第二件,佳友仿制台湾茶机起步,而今反过来出售到台湾。还有,2013年11月,佳友成功登陆海交所,成为率先上市的茶机公司。发明专利什么的已经不算稀奇,陈加友现在正做的是全数字化、智能化茶机。在他的带动下,安溪茶机业成为一个新兴产业。

发展退中有进,用“观念差价”领跑“一步到位”

退掉石材产业、退掉老旧茶园,安溪的转型发展刚刚起步。

湖头是安溪第一大镇。安溪原本四大产业水泥、冶炼、茶叶、石材,湖头独占前二。在打造“生态差价”的理念下,安溪再次全面清退前两大产业。

退不易,进更不易,靠什么填补发展空间呢?

如果只是为了弥补一时的税收、填补一时的空白,一点不难。安溪的两位党政主官都有在沿海工作的经历,送上门的投资就有不少。可对不起,凡有污染的、不符合未来发展定位的,一概免谈。“生态差价”的观念为安溪带来了新的思路——生态可以有差价,观念同样可以有差价。跨越不能只停留在对接沿海、发展不能只等待梯度转移。虽然是山区,观念领先,一样可以有先人一步的“领跑”。

经过反复论证,安溪决定上马光电产业。“那天是2011年10月28日,我们专门请了两名光电产业方面的博士专家,在县委常委扩大会上讲了半天。”湖头镇党委书记林志煌记忆犹新。会议一结束,决策拍板。

2012年,湖头将退出的产业旧地500亩进行整合,建成光电产业园。2013年,光电园落户16家企业,从上游到下游链条齐全。5家投资过10亿元,3家已上市。其中天电公司的大功率封装技术全国唯一、产能第一;信达公司光电路灯全国市场占有率第一;珈伟出口全国第一。去年仅一个光电园,税收4亿元。

用生态作差价,转型一步到位。“2010年,安溪全部停掉700多家石材厂前夜,全县财政16.57亿元。2013年,安溪财政31.53亿元。”县长高向荣说。(记者 赵鹏)

名茗乡铁观音推荐专题
你可能还会关注的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  
促销活动
本栏热门
编辑推荐
网站留言 | 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名茗乡安溪铁观音产地直销
联系:QQ:56629953 (17330134) 旺旺:名茗乡 电话:0595-22255331 13960228667  闽ICP备1100660号|